• 1
  • 2
  • 3
 

盛視科技IPO:聘請“假賬先生”天健會計師事務所”申報稿可信度幾分?

時間:2020-05-07  訪問:

  日前,證監會披露,盛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盛視科技”)將于今日(3月19日)接受發審委審核。

  公開資料顯示,盛視科技是一家主營業務為提供智慧口岸查驗系統整體解決方案及職能產品的公司,業務涵蓋邊檢和海關(含原檢驗檢疫)等出入境旅客、貨物及交通運輸工具的智能通關查驗和智能監管等系統。

  然而,隨著發審日期逐漸臨近,市場對盛視科技的質疑也不斷增加。質疑重點集中于公司信披問題,包括主要供應商與大型采購額之間矛盾;招投標項目開工時間先于合同簽訂時間、合同金額前后不一;經營活動現金流差或靠突擊預收款來維持;關聯租賃定價或不公允等。

  而以上數據的較大差異或存在失實,都不得不讓投資者們懷疑盛視科技上市的目的性以及公司真實的實力問題。

  申報稿顯示,在報告期2016-2019年1-6月內,盛視科技大型產品外購件的采購額分別為191.67萬元、2633.8萬元、3621.34萬元、804.65萬元。

  但報告期內,盛視科技“大型外購件的主要內容”中,公司采購“證件快速采集工作站”的金額分別為0元、53.85萬元、58.24萬元、113.23萬元。然而,在大型產品外購件的主要供應商”中卻沒有披露與之相對應的供應商。

  另外,在申報稿中,盛視科技披露的80個項目中有兩個公開招標項目的合同簽訂時間要晚于開工時間。這兩個項目分別為盛視科技2017年公開招標獲得的(1)“廣州白云國際機場T2聯檢單位弱電系統及設施設備建設項目專用查驗設施設備采購項目”、(2)“柳州白蓮機場聯檢單位信息化查驗設施設備系統采購及安裝項目”。其中,項目(1)的合同簽訂時間為2017年11月,開工時間2017年9月;項目(2)的合同簽訂時間為2017年10月,開工時間為2017年9月;而對于上述兩個公開招標的項目先開工后簽合同的原因,盛視科技在申報稿中并沒有詳細的說明。

  聘請有財務造假前科的天健會計師事務所

  值得投資者注意的是,此次盛視科技聘用天健會計師事務所為其審計財務,而該事務所近三年受到行政監管措施10次、自律監管措施1次;且近幾年均有通告給上市公司做假賬行為。

  所以,對于以上與經營層面相關的財務數據的真實性,盛視科技申報稿可信度有幾分?

  據了解,2020年3月5日,廣東監管局公布決定對天健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張云鶴、李雯宇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因天健會計師事務所執業廣東中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度年報審計期間,對中鈺科技的審計違反了《非上市公眾公司監督管理辦法》(證監會令第96號)第六條的規定。

  2019年9月20日,廣東證監局對此出具警示函:因天健會計師事務所執業羅頓發展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度年報審計期間,在執業中未保持應有的獨立性及未恰當引用第三方評估報告,違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證監會令第40號)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的規定。

  2017年3月29日,重慶市審計局在官網發布了《關于社會中介機構為依法屬于審計機關監督對象的單位出具的相關報告核查情況及處理結果的公告》,天健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重慶分所等9家中介機構因違法違規被通報。

  據悉,盛視科技此次擬在中小板上市,擬募集資金10.37億元,分別用于“基于人工智能的智慧口岸系統研發及產業化項目”、“研發中心升級建設項目”和“營銷服務網絡升級建設項目”。

  應收賬款、存貨攀升 現金流承壓

  除了財務審計信息披露存在諸多疑點。下面來說說盛視科技的經營狀況。

  申報稿顯示,報告期內,盛視科技實現營收分別為2.41億元、3.34億元、5.07億元、3.56億元,2017年、2018年的同比增長率分別為38.72%、51.84%;相對應的凈利潤分別為0.47億元、0.71億元、1.42億元、0.99億元,2017年、2018年的同比增長率分別為52.29%、98.51%。

  而隨著公司業績不斷攀升,公司的應收賬款激增和存貨高的問題也逐漸暴露出來。

  申報稿顯示,報告期內,公司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1.08億元、1.41億元、1.59億元、2.37億元,在同期營收中分別占比51.78%、49.68%、37.06%、76.39%;公司存貨分別是8455.09萬元、1.15億元、2.42億元、2.21億元;公司應收賬款余額和存貨合計占流動資產比分別為51.62%、51.87%、52.91%、60.92%。

  與此同時,盛視科技經營現金流與公司凈利潤之間差異較大。

  申報稿顯示,報告期內,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88.24萬元、5634.09萬元、1.89億元,其經營活動現金流凈額與當期凈利潤之比分別為1.88%、78.89%、133.19%。

  可以看到,公司在2016年、2017年的凈利潤缺乏經營活動現金流的支持。但意外的是,公司2018年的經營活動現金流卻遠超當期凈利潤。對比之下,公司各期經營活動現金流凈額比凈利潤分別高-4601.27萬元、-1507.62萬元、4705.53萬元。對此,和訊網疑惑,是什么原因導致盛視科技扭轉了局面?

  通過分析申報稿發現,報告期內,盛視科技自2017年以來預收賬款隨業績同步增長,2017年、2018年預收賬款分別為1.16億元、2.62億元。可以看出,報告期內,公司預收賬款平衡經營現金流的作用很大。

盛視科技IPO:聘請“假賬先生”天健會計師事務所”申報稿可信度幾分?

  據了解,盛視科技目前擁有深圳盛視、武漢盛視、澳門盛視和香港盛視4家全資子公司,澳門盛視與香港盛視主要以當地銷售平臺的搭建和維護服務主,而武漢盛視則是成立兩年一直沒有業務開展,目前公司仍是0人。僅深圳子公司進行了業務開展;令人費解的是,2018年、2019上半年,該子公司卻分別虧損187.40萬元、25.81萬元。

  據新浪財經報道,公司向關聯方租賃辦公用房的租金單價顯著高于目前該辦公樓相近面積辦公用房的租金,定價或有欠公允等瑕疵。

版權所有:瑞華會計師事務所(佛山分所) 粵ICP備10060629號 法律聲明 | 您是本站的第2696480位訪客
欢迎登录模拟炒股